《抗战家书》
2021-03-22 14:11:00
来源:新华日报
0
【字号:  】【打印

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”唐代诗人杜甫的一首《春望》曾让多少人感怀不已,其中“家书抵万金”传递出乱世中诗人因家人消息隔绝、久盼音讯不至时的迫切心情,尤为千古传诵。在信息通讯不发达的古代,家书是人们传递思念、喜报平安的最好方式,而在战火纷飞年代写就的家书,其时代感就更加突出和鲜明。

翻开由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和中国人民大学博物馆合作编纂的《抗战家书》,战火纷飞的硝烟味瞬间扑面而来。全书共收录了吉鸿昌、左权等抗战先烈40余封家书,最早的写于九一八事变发生不久,最晚的写于抗战刚刚结束,生动鲜活地展现了中国人民长达14年的抗战心灵史。其中既有热血男儿从沙场写给亲人的绝笔,也有严父慈母对子女的叮咛;既有兄弟之间的同心同德,也有恋人之间的款款深情……打开《抗战家书》,仰读烈士们壮怀激烈的绝笔,聆听他们殷殷期盼的嘱托,体会先烈志士博大精深、感人肺腑的家国情怀。

在《抗战家书》中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国破家亡的危急关头,中华儿女共赴国难、浴血疆场的爱国情怀。1934年,著名抗日名将吉鸿昌被捕后,给妻子胡红霞写下诀别信,信中第一句就是“夫今死矣!是为时代而牺牲”,这十一个字,表现了吉鸿昌为争取民族解放、实现革命理想而捐躯赴国难、视死忽如归的革命豪情。在刑场雪地上,他用树枝作笔,以大地为纸,写下了绝命诗:“恨不抗日死,留作今日羞。国破尚如此,我何惜此头!”短短二十字,千钧万力,慷慨就义时,他凛然高呼:“抗日万岁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

在纷飞的战火中,抗战将领、义士们视死如归,但他们也有普通人一样的爱恨情仇,他们的坚强与他们的柔软一样感人。“在闲游与独坐中,有时总仿佛有你及北北与我在一块玩着、谈着,特别是北北非常调皮,一时在地下,一时趴在妈妈怀里,又由妈妈怀里转到爸爸怀里来,闹个不休,真是快乐。可惜三个人分在三地,假如在一块的话,真痛快极了。”这是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同志写给妻子刘志兰的一封家书,其中的北北,是他的女儿。一位英武的军人,一位深情的丈夫和父亲,在隆隆的炮声中,借着昏黄的油灯,趴在北方乡村的土炕上匆匆给家人写信。那一刻,因为珍藏在心底的回忆和思念,泪水打湿了他的眼眶,他继续写道:“志兰,亲爱的,别时容易见时难,分离21个月了,何日相聚,念念、念念。”写完家书的三天后,左权壮烈殉国,他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指挥官。

“天下兴亡,匹夫有责。”民族存亡之际,多少英雄前赴后继!一位叫王孝慈的西北汉子,不仅自己以民族解放为己任,而且勉励家人也投入抗日洪流。王孝慈在山西抗日期间,鼓励儿子向俊安参加八路军,父子并肩作战。他还给原本在陕西渭南教书的五弟向宗圣写信,勉励他走向前线,王孝慈在家书中写道:“‘抗战’是我们伟大的母亲,她正在产生新的中国、新的民族、新的人民。”“我们要为驱逐日寇出中国抗战到底,我们要为争取中华民族解放事业奋斗到底。”在王孝慈的感召下,向宗圣也参加了八路军,1942年他在山西忻县兰村与日寇的激战中英勇牺牲。

在抗日战场上,除了像王孝慈这样的父子、兄弟,还有夫妻携手踏上革命征程,直面艰险、无惧死亡。胡孟晋在抗战爆发后参加了新四军战地服务团,与妻子张惠聚少离多。胡孟晋积极鼓励妻子参加妇女抗敌协会工作,他在给妻子的一封家书中写道:“惠,最亲爱的人,你是妇女中先进者,对于我这次的外出,请不要依恋,要知道你爱人的走,不是故意的抛弃你,而是为着革命,为着独立自由幸福的新中国而努力奋斗的啊!……爱人呵,你在无事的时候,多多阅读书报,可使你知识进步……”望妻进步共抗战,这封家书不仅透出夫妻间的深深依恋,也显示了一种“舍小家,顾大家”的崇高。

家是最小的国,国是千万人的家,家国同构是我们民族历经磨难而不衰的秘密。五千多年的发展,中华民族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团结统一、爱好和平、勤劳勇敢、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精神。因为爱国主义精神,我们民族才得以在这些灾难与浩劫面前不屈不挠、团结奋战、愈发坚强。

纸故情还在。多年后,我们重温这些血迹斑斑的家书,感受英雄字里行间蕴含着的对亲人的缱绻和对国家的忠贞,感受将士慷慨重义、悲壮高歌的国士之魂,他们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家国情怀,必将代代传承,流淌于我们每一个中华儿女的血液里。

作者:  编辑:陈茜  
2901e96da13.jpg
年轻老师2韩国手机在线观看,日本高清学生色视频,日本美体美体,免费观看女人与狥交 网站地图